欢迎访问大庆精神教育基地网站!
 首页 
 基地概况 
 科研设置 
 科研队伍 
 规章制度 
 科学研究 
 文献中心 
 红色资源 
 学校首页 
大庆精神与核心主义精神价值观
  
照片里的女劳模到底是谁?
2022-05-18 20:07 许俊德  《石油知识》-人物志(双月刊)2022年第3期 审核人:

 追忆·难忘

    一次是1963年冬,我带领丹东市的学大庆考察团来到大庆油田。当时,全国各地前来学习的考察团成员都坐在会议室里,听大庆方面的领导介绍经验。时任1205钻井队队长的王铁人坐在主席台上,他打量着台下的人,一眼就发现了坐在台下十排左右位置的我。王铁人站起来快步走到台下,说:“这不是小韩吗!”说着便热情地与我握手,让我非常感动。会后,王铁人还高兴地领着我们到他所在的钻井队参观。在钻井现场,他向我们讲解石油是怎么开采出来的。

   还有一次是1964年10月1日,在天安门参加国庆十五周年庆祝活动,我们是站在一起观看那盛大热闹的场面的。

   还有一次是1964年12月中旬至1965年1月初在北京参加第三届全国人大会议期间。会上还听了王铁人的报告呢。开完会分别时,王铁人送给我一本宣传大庆的画册,我一直珍藏着。

     最后一次是1966年初,我又随丹东考察团去大庆油田参观学习,这是我第二次到大庆学习考察。王铁人已是钻井大队大队长。他听说我来了,放下手中的工作,专门到招待所来看我,还特意把我请到家里去认认门儿。那时候,他家住的是土房,你们大庆叫‘干打垒’。他的家非常简朴,睡的是火炕,取暖是烧火墙。”

    我问:“有没有和王进喜在一起时最难忘的事?”

    老人说:“要说难忘的事,就是参加三届全国人大会议了,十几天的会议我们天天在一起,总碰头儿,一休息就在一起聊天。当时开会是以省为单位座的,一个省一大竖排,按姓氏笔画排序,笔画少的坐前排,笔画多的坐后面。王进喜是大会主席团成员,坐在主席台上领导人的身后。因为‘韩’字笔画多,我在辽宁代表团里坐在靠后。有一次休息,我和王进喜开玩笑说:‘老劳模,厉害啊,你坐的地方挺好呀,离领导那么近,看领导看得清楚。我姓氏笔画多,坐在后面,我都看不清楚领导。’王进喜笑呵呵地说:‘你真想看呀?’我说:‘是,我真想看。’王进喜说:‘那有啥难的,我给你找个人换换,轮流坐一坐,让你也看看领导。’我说:‘那你就给我找个呗。’王进喜说:‘行,找个姓丁的或姓于的和你换换。’我当时还以为王进喜是开玩笑,没想到他马上行动起来。他领着我找到了一位大庆的同志,这位同志可能是坐在第五排,王进喜就让这位同志和我换了下座位。就这样,我在前面坐了一下午,圆了我‘看清领导’的梦。现在想起来也不知道是否违反了纪律,但当时我是真开心呀......”老人爽朗直率的笑声一直穿插在整个采访过程中。

     这时,韩秀芬老人突然问我们:“我说话的声音是不是很大呀?”我们说:“您那是中气十足,健康的表现。”她不以为然乐呵呵地说:“不是,我这是职业病。我在丝绸厂当织绸工时,别人看两台机,我就看四台机,别人看四台机,我就看六台机。机器噪声很大,工人之间说话听不清,就得大点声。所以我就养成了大声说话的毛病。”我们为老人的敬业和实干精神所感动!
     老人继续说:“再一个难忘的就是我和王进喜同桌参加过两次国宴。那时候国家经济困难,国宴的饭菜在我的记忆中特别好吃。不怕你们笑话,第一次参加国宴的时候我都没吃饱,因为宴会上周总理讲话大家没敢动筷子。总理讲完话后开始一个桌一个桌地敬酒,大家都激动得只顾张望,就忘记吃饭了,结果到散席我们几乎都没怎么动筷子。第二次国宴的时候我又和王铁人坐在一张桌子上,而且是相邻而坐。国宴刚一开始,王铁人就幽默地说:‘快吃,快吃!你不吃等领导讲完话,就散席了,就吃不饱了!’说罢,他不停地往我碗里夹菜。”老人说着激动起来,急忙扭身擦了擦湿润的眼睛。





上一页 下一页 [1 2 3 4 5]
关闭窗口

 

 

大庆师范学院版权所有  信息管理:党委宣传部  技术支持:信息中心 计算机科学与信息技术学院 黑ICP备12004996号
地 址:黑龙江省大庆市让胡路区西宾西路  邮 编:163712  Email:webmaster@dqsy.net